一瓶葡萄酒卖出6万天价 中国“庄园酒”雾里看花

一瓶葡萄酒卖出6万天价 中国“庄园酒”雾里看花

发布时间: 2013-7-11 11:11:24点击次数:3699返回到列表

一瓶普通的葡萄酒零售价一般在30-60元之间,而一瓶“庄园葡萄酒”则卖到100-800元不等。青岛一家公司的“庄园酒”甚至卖出了6万元一瓶的高价!在大多数国人尚不知“庄园酒”为何物的时候,中国葡萄酒业已纷纷锁定了这一可以带来巨大利润回报的概念,忽如一夜春风来,数十家庄园散布中国东西部……

 

  烟台:寻找葡萄园

 

  “要看某酒厂是否真有条件造‘庄园酒’,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要看庄园里有没有自种葡萄园,这是最基本的条件。”中国农业大学农学与生物技术学院果树系主任马会勤博士对记者指点“迷津”。

  素有“中国葡萄酒之乡”之称的山东烟台,是记者调查锁定的第一目标———中国葡萄酒“三巨头”中张裕、长城(烟台)两家的“根据地”。在这两“巨头”身边,打出“庄园”旗号的有南山、威龙等一批厂家。

  7月12日上午,冒着蒙蒙细雨,记者驱车赶到距烟台市区40公里位于开发区内的某著名酒庄。沿公路看去,酒庄的葡萄仍然是一个尚未挂果的“新苗”景观———稚嫩的藤蔓在新土上顺着搭起的木架攀缘,灰白相间的酒庄在葡萄园中心,是一个非常气派的欧式建筑,宁静中显出几分神秘。办完登记手续进去,负责接待的是办公室阮先生。

  几经周折,集团办的孔主任才来电话关照:由阮先生带队参观葡萄园。

  但是,阮先生苦笑说:“我的确不知道成熟的葡萄基地在哪,听说我们有一块成熟的基地,300亩,具体位置我也不清楚,好像就在庄园后面,靠海边。”

  接下来是一问三不知。

  费尽办法,记者终于在烟台美丽海滨的一家大酒店找到该集团副总经理。“庄园在国外很流行,法国最多,波尔多地区就有8000多家;这些庄园内都有艺师料理的成熟葡萄林,”这位酒气微漾的副总告诉记者,“我们有700亩树龄超过30年的葡萄基地。率先造‘庄园酒’,对于中国酒业发展史,是一大贡献。”

  “你们庄园办公室却说只有300亩。”记者不解。

  “我们的老基地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了,当时有1500亩,后因城区开发被‘吃掉’一些,还剩下700亩,树龄30多年。”副总解释。

  记者坚持要看这位副总提到的700亩葡萄园,副总答应第二天安排人接待。但是第二天,几乎所有的手机都打不通,接待人士无一能接上头。记者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去。

  经过3个小时的“侦查”,庄园对外宣称的所谓“700亩”葡萄基地始终没有找到,“踏破铁鞋”寻来的只是附近农民的葡萄园。

  “这园子是我们的,只有200多亩,主要卖给酒庄,他们还从西安、廊坊和昌黎买,原料来自全国各地,在烟台加工。”该村“葡萄元老”梁老伯笑着告诉记者,“酒庄自己的基地很大,但是才1年;是改种,原来种的是苹果、梨和桃子。”

  继续追寻。140公里的路,天淅淅沥沥下着小雨,行程不远,十分艰辛,车子2个小时后来到身卧“佛地”的另一家葡萄庄园。

  “不能进,采访需要集团办公室的允许。”门口守卫的保安员语气坚决。

  庄园、集团办和酒厂来回“踢球”,50多分钟后,记者终于“获准”入园。“我来还不到2个月,不了解这个情况,现在淡季不生产,只销库存的,不好参观。”自称搞建材出身的新任庄园酒厂厂长委婉发出“逐客令”。

  记者再三追问,这位厂长有点不耐烦:“有葡萄,有厂房,就有庄园酒,啥好卖就做啥。我们这么大一个园子,还能造假?你们能写,但是我负不了责!”

  在院外的葡萄园,我们找到一种葡萄的农民,她负责那一块地的葡萄维护。“这块地45亩,已经3年了,有30几个人看护,(院)里面是刚栽的。”她说。

 

  青岛:“庄园酒”变异

 

  青岛崂山山脉的九龙坡一直是“风水先生”眼中“宝地”。经过“大师”的点拨,这里崛起了一座和中国啤酒巨擘“青岛啤酒”面对面的葡萄庄园。

  九龙坡上,鳞次栉比的葡萄掩映着一个英国人迈克尔·百利的墓碑———这个为了“庄园酒”魂断异国的青年,日夜凝望山脚下的酒庄,有一丝悲壮的色彩。

  “我们是中国第一庄园,也是第一个在国际上获大奖,被世界葡萄酒百科全书收录的中国庄园,”该庄园企划部史乃峰介绍,“说它最早,还有一个标志:2000年生产出了中国第一瓶‘庄园酒’。”

  “我们的目标原来定位于抢占葡萄酒市场的塔尖部分,但是生不逢时,建庄就遭遇1996年的‘红酒大战’,金字塔变成蛋糕,塔尖没有了,”戴着镀金眼镜,一脸憨厚的这家葡萄酒酿酒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对记者说,“我们并没有跟风,没有跟着全国人民一起喝‘干红’,继续埋头搞我们的‘庄园酒’。这叫‘差异化’营销。”

  记者直奔主题:“有人说,中国2005年前不会产生真正的‘庄园酒’,您怎么理解?”

  “‘庄园酒’被弄乱了!真有了,也没有人相信。消费者太可怜了!1985年,我们严格按照国际标准建园,并实行控产,应该符合‘庄园酒’条件。”

  “据我们了解,你们园子里只有400亩成熟葡萄,而新建的平渡大泽山的10000亩基地,不成熟也很远,这和西方园子里酿造‘庄园酒’的条件不相符。”记者追问。

  “我认为,关键在酒的质量,距离倒不是主要的。”这位副总解释。平渡大泽山到庄园距离有50公里-60公里,这么远距离拉过来的葡萄酿制的葡萄酒还能称之为“庄园酒”吗?这位副总的回答居然是肯定的。他还提出一个理论:“庄园酒”不一定都是最好的,非“庄园酒”的酒质并非一定不好。但也许正是消费者心目中的“庄园酒”太神圣,就引得不少商家大肆生产假酒以牟取暴利。

  在生产车间,一位在庄园干了十多年的刘姓小伙对记者说,庄园每年产葡萄100吨-200吨,其他的主要从外面收购,包括大泽山的订单原料生产基地。“庄园只是一个门面而已!”刘先生说。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中国目前还没有一瓶真正的“庄园酒”。”这位中国最早生产庄园酒的酒庄负责人最后诚恳地说。

  河北怀来县小南辛堡的一片沉睡5000年的沙地上有一座闻名遐迩的庄园,据说,这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民营酒庄”。汽车从北京出发,沿途可以看见长城脚下京张高速旁边高举的“庄园”巨幅广告。3个小时后,车子抵达怀涿盆地桑干河畔的大酒庄。

  庄主身具农民的质朴和学者的严谨:“云南葡萄成熟期不够,新疆的葡萄糖份太高,真正可以做好‘庄园酒’的应该是河北及山东烟台。中国的葡萄产地是一条‘旱腰带’,沿着北纬40度自新疆向甘肃(河西走廊)向宁夏、陕西、河北、烟台东去。”

  “业界完全把‘庄园’神秘化,其实,‘庄园酒’像泡菜一样简单!神秘化等于欺骗。一个好的酿酒师只能保持原味而不能添加,”庄主说,“现在国内‘庄园酒’太乱,我准备联合北京的和青岛的2家庄园酒厂,倡导‘庄园’标准,提倡限量生产。”

 

  西部:庄园也疯狂

 

  中国葡萄酒“东西论坛”活动流产后,西部一个号称“江湖侠士”的覃文华暂时停止了西部“连横”抗拒东部“三巨头”的计划。在中国葡萄酒业暗潮涌动,“庄园”大行其道的时代,这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的高材生,自然不甘沉默。

  覃文华很坦率:“有人说,云南葡萄不能造酒,有一股狐臭味,那么我要做的就是把这种狐臭味炒作为少女体香。我们赚的就是消费者不懂的钱!”

  覃文华被很多人誉为“葡萄酒第一操盘手”,在资本运作方面才商情商兼备———从“云南红”到“香格里拉藏秘”,都曾留下他的足迹。多年的跌打滚爬,并没有“熄灭”他的财富追求,在他看来,只要给一个商标,就可以造出品质不凡的“庄园酒”。

  “但是,西部和东部比,造庄园酒还为时过早。”一业内人士说。事实上,香港梁氏集团早就瞄准了利润丰厚的“庄园酒”。与此同时,背靠新天国际集团的新天酒业也蓄势待发。

  而梁国坚的“当然干红”就是收购苏武庄园。据透露,梁准备将葡萄种植面积从2.5万亩扩充至8万亩,在三五年内要建成中国最大和一流水平的葡萄酒庄园。以庄园酒为新争夺目标的香港梁氏集团,看好“当然干红”、“云南红”、“西夏王”等西部葡萄酒品牌。而这些品牌也积极东进,态势张扬:“云南红”北出巴蜀,东进黔桂,攻力凶猛,一鼓作气直逼广州、福建沿海。与此同时,“西夏王”也成功登陆了昆明、江苏等地。

  由于前景看好,不少和葡萄酒本无多少关联的产业,也争先恐后。江中制药收购西夏王酒业、华融亿元打造“印象系”,就连一些摩托车劲旅也悄然而动,整个葡萄酒市场竞争骤然加剧。

新闻来源:食品中国;转自----中国红酒网